联系地址
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泸沽湖下村戈瓦新屋 (邮编674300)
联系邮箱
    mosuo@Mosuo.Org.Cn
 
本站热点  
爱好摩梭文化,这个组织应该知道,这本
知名作家拉木·嘎土萨回乡发布新作《风
大家都在围观街舞,却不知国际购物广场
泸沽湖转山节,摩梭人最重要的节日,你
故乡端午药飘香
移动支付颠覆式玩法,社交和支付的完美
纳西族的渊源、迁徙和分布
红尘滚滚,法制如何守护花开花落?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>>摩梭宗教>>与灵界的对话——诗意的达巴
 
与灵界的对话——诗意的达巴
       摩梭达巴说:“天地最初在混沌之中,自然生灵还沉睡在黎明前的暗夜。后来,终于出现了人类,天地之间就热闹起来了。有了人便有了神,神的翅羽漂满天空,神的踪迹印满了大地,人苏醒了,有了人就有了鬼。人和鬼开始了纠缠,这样,神就要镇鬼了。在神和人、人与鬼、神和鬼胶着一起时,达巴出现了。”达巴以一种很诗意的,又比较虚幻的想象,用现在时髦的话说:十分原生态的理解,把自己推出来了。在神的飞舞,鬼的阴影,人的忧患中,只有达巴在凝视和思索,这是十分奇妙的。他们很恰妙的把自己放在了灵界与生界之间的一个点上,于是:
      “我梦见九代前的阿斯[1]
      我梦见七代前的阿日[2]
      梦见蓝天倒塌了
      梦见大地断裂了
      梦见骑着白云飞
      梦见青山当坐骑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梦见粗针细针断掉了
      梦见粗线细线挣断了
      双脚明明踏在自家地
      梦见双脚踏在别人的土地
      梦见走在山谷里
      两边山谷挤压身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梦见雪山做枕头
      枕头高了睡不着
      梦见江河作铺盖
      铺盖太冷睡不着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大白天梦见了黑夜
      梦见黑夜里天边地角亮
      黑夜里梦见太阳出
      梦见江河断流了
      梦见道路断开了
      天鹅飞在彩云间
      梦见天鹅落地上
      青山立在天边边
      梦见青山坍塌了
      ……”
      显然,达巴已经成为神与人、人与鬼之间的使者,一个代言人,准确说,是一个传话者。上面所引的句子是一本叫“梦经”的口诵经中,这是人刚刚断气时念的。在这些如梦幻、混沌、迷茫的试问和寻找中,我们可以捕捉到一些这样的信息。首先,有一种集体的无意识,即:先民对死亡的恐惧和不可解,在远古时候,人们看见一头猛兽袭击了人,该人流血而死,可能比较容易接受,但一个人生病死了,带给古人的恐惧比猛兽的袭击还可怕,因为那头让人断气的“猛兽”看不见摸不着,惊恐中的人们觉得有一种更可怕的东西存在,所以,鬼的意识渐渐浮出水面;其次,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和不可战胜,产生了一种虚幻的念头,于是,平常生活中许多正常的物事,变得不正常,达巴用道路的断裂,蓝天的倒塌,天鹅的落地等一系列的印象,想说明一种不正常的东西正在来临;继而用“青山当枕头,睡不着觉,江河当铺盖,冷了睡不着”等的说辞,说明一件苦难,一种难受的事已发生了。再次,也是对死者的一种安慰,说明生者没有办法对抗那么多反常的事情,所以,无能为力,求得死者的理解。达巴在念诵这段经文时,在死者断气的第一时间,不用任何伴奏器具,用低沉的男声反复吟诵,音速轻缓,时而像耳语,时而像劝慰,时而像追忆梦境。把一种死亡的气氛渲染得扑朔迷离,不是哀怨,是云缠雾绕;不是别离,是迷茫不解;不是痛苦,是枯山瘦水般的荒芜。达巴,就在那个生与死的临界点上,充当起了一个沟通者的角色。
      特别是在葬礼上,达巴是主角,无论是哪一个仪式,都离不开达巴。因为,只有达巴的吟诵、安慰、劝解、洗礼之后,死者才能重返祖先的乐园,否则就成为孤魂野鬼,找不到路回归故里。比如:“洗马”仪式中,有这样的唱词:
      “洗尽了你雄骏的坐骑
      你将去巡游宽阔的天涯
      你带着你的猎鹰
      将去展望无垠的地角
      在遥远的阿支生落[3]
      流水正潺潺而来
      聪明的猎鹰
      已经找到天涯
      流水的河畔
      你的坐骑已找到鲜美的地角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雄犍的牦牛
      已站立在林中
      村中的平坝
      已聚满氏族
      你说你有病痛
      你的病痛已经痊癒
      你说你有冷热
      冷热已经消散
      夜空中的星辰美
      没有你的丧事美
      大地上的夜空美
      没有你的眼睛美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 你的坐骑
      是有蹄的动物没踢过的骏马
      你的坐骑
      是有爪的飞禽没抓过的骏马
      你就放心上马吧
      祖先已在远方暸望
      ……”
      在进行洗马仪式时,村中所有氏族的小伙子都要骑上马到河边参加,由达巴主持洗马仪式,在唱词中,表达出曾经的游牧生活的追忆、自豪和怀念,这说明,历史上摩梭曾是游牧民族这一事实,进入农业社会之后,依然对游牧生活怀着一腔难以消散的情结。所以,一再的提起:草地、猎鹰、牦牛、骏马等象征游牧生活的标记。并且,死者要骑马回归祖先乐园,这是不是与那次遥远的长途迁徙有关?在聆听达巴口诵经的时候,我总感到许多难以言说的虚幻、恍惚、叹息,总觉得夹缠着一些如云如雾的东西,这可能是口诵而不是用文字记录的关系,一些记忆的模糊,时间的碎片,历史的游丝。一种沉寂中不愿泯灭的窃窃私语。每个社会,或每个民族都有“正文”之外的隐秘的语言生活?是庄周梦碟?还是蝶梦庄周?连南美大陆上还有一个叫博尔赫斯的大作家,像巫师一样呓语,或点击着一些畿语。著名作家阿城有一段关于巫的论述,得引用。他说:“依我之见,艺术起源于母系时代的巫,原理在那时大致确立。发明于母系时代,用来记录母系制作的遗传,或者用来篡改这种遗传。为什么巫使艺术发生呢?因为巫是专职沟通人神的,其心要诚。表达这个诚的状态,要有手段,于是艺术来了,诵,舞、歌、韵组合排列、色彩、图形。”他又说:“巫要富灵感。例如大瘟疫、久旱不雨,敌人来犯,巫又是一族的领袖、千百只眼睛等着他,心灵脑力的激荡不安,久思不获,突然得之,所谓创作的焦虑与真诚。”“但成为工具后,巫靠它来将自己催眠,进入状态,继续产生艺术,再将其他人催眠,大家共同进入一种催眠状态。这种状态,应该是远古的真诚。”的确说在节骨眼上了。我听达巴诵经时就有这样的感觉,但我无能说出,反被一个都市的作家一语道破。就连成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,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语录:佛说:“止!止!波旬!佛自知时,是后三月,于本生处拘尸那竭娑罗园双树间,当取灭度”于是,“魔即念:佛不虚言,今必必度,喜踊跃,忽然不见!”在文明流程的上游阶段,有几个人发出伟大的声音,释迦、孔子、耶酥、苏格拉底,后来的文明用文字覆盖了声音,于是,文明强大了,也复杂了。还处于原始宗教的达巴,始终没有放弃语言,其衰落的命运可想而知,我们只能从那些稚拙的遐想里撕开一条缝,看看他们到底想说什么。
      在《普若普独鲁与鲁西汁纳哈》这本经中,达巴这样吟唱:
     “为争一滴麂血
      两只苍蝇互相咬
      一只苍蝇被咬死
      为争一只死苍蝇
      两只小鸡互相啄
      为两只小鸡助阵
      两只母鸡互相啄
      为两只母鸡的胜负
      两个小孩起争执
      为两个孩子的对错
      两个母亲起纷争
      为两个女人的口角
      两方男子起纠纷
      为两个男子的输赢
      两个斯日(氏族)矛盾起
      ……”
      在这里达巴用这样的细节诠释着一个道理,任何一件大事往往从小处引起,小处不可轻视。但他们还没有抽象理论的能力,比如“千里之堤溃于蚁穴”之类,而是运用充分的想象,比如:石与石不会粘在一起,是粘土使它们相连;木头与木头不会牵在一起,是楔子起的作用等等,用生活中朴实的事例,讲述着日常生活的道理,使人能闻到日常生活的炊烟味,能触摸到当地山川湖泊的脉动,能体味到现场生活的痕迹,而不是提供一大堆的标签、骨骼、筋络。这是一种生活本身的吟诵。
      在“松干”一章中,达巴这样说:
      “不是知心的伙伴
      不成自己的旅伴
      不是自己的规矩
      不合自己的心愿
      不是自己的骏马
      不知骏马的脾性
      不是自己的土地
      不会抬举自己
      ……”
      在本章,达巴试图用种种事例,告诉人们人与自然的相依相存的关系。由于达巴教中极力推崇和敬仰自然,有许多经文中,与大自然的交流很多,似乎在与自然对话。但是,最终达巴还是回到了自己选定的角色,即:此生与彼岸的连接点,有经为证:
      “(我)连接此生与前世之人
      分清神与鬼的界线
      说清人和鬼的区别
      像断开流水一样
      像黎明和黑夜分开一样
      分清是非和曲直
      奔跑的牦牛被绳拴住了
      虎被穿山甲缚住了
      雷被闪电拴紧了
      骏马被鞍套了
      神威嫁接(我)身上了
      ……”
      在达巴身上,祭的成分多于巫的成分,一般而言,巫师总是宰羊杀牛祭神驱鬼,而达巴很少这样的行为,甚至更多是放生的方式,比如:卜出一头牛或羊身上,有鬼作祟,让家人生病,那么,要放生,用救赎的方式换健康。而且,达巴从不离开生产劳动,是一种纯业余的宗教从业者,充当了一种劳作者的角色。但是,约瑟夫·洛克在20世纪30年代,看了达巴做法事的现场后这样写道“他们(达巴)从早晨开始念起,一直不停的念,他们无一例外的被家人抬着回去。”也许,在灵与肉的角力中,他们也受伤,疼的是心灵,痛的是灵魂,难免有点忧郁,有点恍惚,有点迷茫。因为,他们处在一个奇妙的临界点上,一边是神,一边是鬼,两边都抓拿不着,与达巴为伍的,可能还有诗人、音乐家,因为,他们最擅长玄思。所以,我总觉得达巴身上有诗人的影子。
      时代的风向变了,达巴越来越少了,只能在遥远的边地,好似召魂般的吟诵着,不知哪一天,这种一脉单传的香火就将熄灭,可能连一丝叹息也溅不起。毕竟,达巴文化生存的土壤和气候都改变了。


 

 


[1] 阿斯:昴姓祖先
[2] 阿日:妇女性祖先
[3] 一个古时候祷告居住过的地方
 

本文已经被 5001人阅读

作者: 拉木.嘎吐萨     发表时间: 2009-6-27 20:17:29  来源:

相关内容
达巴教
摩梭宗教体系简介
达巴教的教义及宗教行为
与灵界的对话——诗意的达巴
摩梭人达巴文化中的文学色彩及哲学意蕴
摩梭喇嘛教节日一览
喇嘛等级一览
摩梭人的喇嘛教
摩梭人的喇嘛教简介
摩梭人的原始宗教-达巴教
摩梭人的达巴教简介
 
主办:泸沽湖摩梭文化研究会
协办:丽江市泸沽湖旅游管理委员会        
网页制作维护:丽江大和科技有限公司
滇ICP备14002166号-1
     管理登陆
法律申明 | 联系我们